摘要:我不会杀你,但你将终身为自己的过错,而痛苦一生……

创作类型:
转载
原作者:
岛屿
作品来源:
http://www.aipiaxi.com/Index/post/id/1110
角色:男:
(2)
角色:女:
(2)
男角色姓名:
风铭、风译 、潘神
女角色姓名:
七音、兰亭序、 赛余留、 地瓜
背景音乐(BGM):
也可以直接去频道13388060去下载
BGM下载地址:
https://pan.baidu.com/s/1nvOuXF7#list/path=%2F
声音文件OST:
暂无

【幻之境】编剧:岛屿

【此本互动很多,BGM自己去下载就好。故事纯属虚构,如有雷同,纯属巧合】

人物分配:(三男两女,七音可兼兰亭序,赛余留可兼地瓜)

风铭:【男】青攻或者攻,和七音相爱千年。

风译:【男】青年或者受,和赛余留是对小冤家,最后成魔。

潘神:【男】妖孽,为了得到七音的心脏而修炼邪术,可全程开混响。

七音:【女】冰冷的御姐,被潘神之眼封印千年,和风铭相爱千年。

兰亭序:【女】七音的化身,22世纪风铭爱的人。

赛余留:【女】少女或少御,和风译是小冤家,喜欢风铭。

地瓜:【女】呆萌,七音幻化出来的小精灵。

【注:角色也可以自行分配,潘神也可女的PIA

 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  BGM  1 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【22世纪,实验室,以下词加混响】

【开门声,脚步声,蒸汽声,电磁声入】(0:25)

兰亭序:【虚弱】铭,你已经为我做的太多了。兰亭本来就是一本书,只是这时间让我消耗殆尽,兰亭,不能陪你走下去了……

风铭:【温柔】说的都是什么傻话?雷切,四羊方尊,隋候珠,七音碑我都可以到手,我一定可以救活你。傻瓜,你忘了我是干什么的了吗?

兰亭序:铭,把这个宝石带上,它会帮你度过重重劫难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【关混响,沙漠,(注:车内,放着CD)】

【转场,车子呼啸声入】(01:12)

赛余留:【开心,大声】哦……!!!!!呵呵~哈哈哈哈~

风译:【开心】呵呵~到了,哥,我们到沙漠了,你看~

【车子划过声】

赛余留:【大声】这人生中啊,简直没有能比现在更开心的事情了!!!【开心的大叫】啊……!!!!哈哈哈哈哈~!

风铭:喂,我说你们俩小心点。别兴奋的从车上摔出去了。呵呵~

赛余留:哇~鸵鸟,你们快看喃~~

风译:我说你要不要这么兴奋呢?跟没见过世面一样!

赛余留:你才没见过世面呢。我见过的东西,不知道比你多多少。哼~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【停车,关车门】

风铭:应该就是这里了。

赛余留:这里?铭哥哥,你不会搞错了吧?

风铭:绝对不会,你们看,定位系统在这里停了下来,肯定没错。

赛余留:铭哥哥,你确定我们能见到海市蜃楼么?这个鬼地方可真够热的,我们还要走多久啊?

风译:【不满】喂,我说赛大小姐,刚才不是还兴奋的像只猪嘛,怎么现在就垂头丧气了?让你不要跟来你偏来,这还没进入海市蜃楼呢,就开始抱怨了。

赛余留:【生气】小混蛋,上次偷四羊方尊的时候,要不是本大小姐帮忙,你早就挂了,居然还敢说风凉话。

风译:【发怒】我说过多少次不要叫我小混蛋,要不是你触动了机关,我怎么会有事?瘟神!

【提示信号就入】

风铭:嘘!别吵,定位系统已经发出警告。译,打开卫星扫描,海市蜃楼马上就要出现了。

风译:好,我知道了哥。

【卫星扫描声】

赛余留:啊~【震惊】铭哥哥你看,那是什么?

风译:像是一个图案,又好像是一个阵法。

赛余留:我的天啊,难道,有魔法师在这里施法?

风铭:【笑】哼~【嘴角上扬】海市蜃楼终于出现了。

【龙卷风,地动山摇】

赛余留:【惊】啊……铭哥哥!!!!!

风铭:【飞起来】嗯~该死!【大声喊道】你们快抓住我。

风译:哥!!!!

【雷声,以下同入】

风铭:啊……嗯~!

赛余留:啊……!!!!!

风译:啊……!!!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【海市蜃楼,叮一声】(04:20)

地瓜:又一千年了,小音,你就笑一个嘛。地瓜都好久没看到你笑过了。

七音:【失落】地瓜,你知道吗?每过一千年,就是海市蜃楼封印最弱的时候,可我却无能为力。

地瓜:小音,你都试过好多次了,还是没能解除封印,地瓜看了好心疼。

七音:我一定要离开海市蜃楼……

地瓜:没用的!解开封印就一定要找到潘神之眼,又或者,是宫殿的墙和外界的墙重合……你每冲破一次,你的生命力就会减少,小音,不要在试了……

七音:地瓜,你是不会明白的。我被潘神之眼封印在这里几千年了,漫长岁月,无尽的轮回,我就像一个活死人,不老不死的孤独,谁又能懂?

地瓜:小音不要不开心,地瓜会一直陪着你。

七音:我们飘荡了千年,看过了形形色色的人类,可悲可泣的爱情,大爱无声的亲情,他们都是自由的,而我,却要一直被困在这里。如今,潘神之眼消失了,宫殿的墙和外界的墙也永远不会重合,唯一的办法,便是冲破这封印,你能明白吗?

地瓜:【不开心】就连,潘神也没有办法吗?

七音:为了得到我,他已经尝试过很多次,都没能破除这封印,可是就算他成功了,我宁愿灰飞烟灭,也不愿嫁他为妻。

地瓜:啊~好可怜啊,我不要小音灰飞烟灭,我们不出去,不要,不要出去……【蹭蹭】

七音:地瓜……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【三个人一起掉入海市蜃楼的宫殿,倒地入词】(06:45)

赛余留:【狠狠的摔到了屁股】哎哟……还好我穿了铭哥哥送我的透明铠甲,要不,准被那些碎石头什么的砸的头破血流。

风译:【痛苦】嗯~你给我起开,你个瘟神,真不知道你平时吃那么多干嘛,压死我了。【喊】哥……!

风铭:嘘,别吵,这里似乎还有人……

【脚步声就入】

赛余留:【看痴了】哇,这里好美,哎~我怎么不知道我们‘灵都’还有这么美的地方啊?

风铭:这里不是22世纪,也不是灵都,我们好像进入海市蜃楼了。

【脚步声就入】

风译:海市蜃楼?

【移动声】

七音:【吃惊】你们居然解开了封印?难道潘神修炼的邪术,达到了极限?

风译:潘神?封印?那是什么?

七音:我宁愿永世被封印在海市蜃楼,我也不会嫁。

赛余留:【捞头】你在说些什么呀?我完全听不懂。铭哥哥,这人好奇怪啊。

地瓜:除了拥有潘神法印的人,否则,没人能进入海市蜃楼,你们到底是什么人?难不成你们找到了潘神之眼?

风铭:【感兴趣】潘神之眼?那是什么东西?

赛余留:【不削】对你们的东西我们才不削一顾呢,我们是来找……

风铭:【打断赛余留的话】余留,【对七音说道】哦~我们是误打误撞进入到这里,真的很抱歉。【上下打量一番】不知姑娘如何称呼?

七音:【冰冷】七音。

地瓜:【开心】我我我我叫地瓜。

【墙移动声】

赛余留:那是什么?!

地瓜:【呆萌】啊,小音,宫殿与外界的墙在移动哎,唔……真的在移动!

风译:【紧张】哥!这是什么情况?

风铭:我也是第一次遇到!

赛余留:【害怕】铭哥哥,我们是不是要死在这里了?

七音:【期待】等那扇墙和外界的墙重合,我们就可以出去了。

赛余留:啊?~~~~

【玄幻音效,某种能量正在把他们吸进去】

风译:呃……又来……【吸进万象】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【冥焚国】(09:07)

风铭:【大声,着急】译,余留……译,你们在哪里?!!

七音:【冷静】别喊了,我们进入了万象不同的领域。

风铭:什么叫不同的领域?这究竟是什么鬼地方?他们在哪里?

地瓜:【有气无力】小音,地瓜好热……好热……

【音效:叮……】

七音:万象分为二个领域,这里叫冥焚国。他们嘛?应该在冰霜岭。我很好奇,你不热吗?

风铭:你这么一说,的确很热,不过我们得快点找到出口,和他们会和。(接快点啊,你干啥呢?)

七音:找不到的,除非运气好到极限。

风铭:【生气】妈的,这里真是寸草不生。

七音:你错了,你看后面。

【蛇的叫声】

地瓜:我的妈呀……怕怕……

七音:【对地瓜说】快,躲进我的口袋。

【音效:叮……】

风铭:【看傻了】它……?

七音:愣着干什么?还不快跑?天黑之后它就会变成巨龙,它身上的火焰,会烧死我们的。

【蛇移动的叫声】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【冰霜岭,风雪交加,脚步声入】(10:20)

赛余留:【开心】哇,下雪了……

风译:【郁闷】奇怪,这是什么鬼地方?

赛余留:小混蛋,你看喃,呵呵~灵都从来都不下雪。

风译:有什么好看的?都快冻死了。

赛余留:什么嘛,人家可是从小就喜欢下雪的,你这个人太没情调了,一点都不浪漫。难怪没女孩子喜欢。

风译:我没情调?我不浪漫?你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,放眼望去,一望无际的雪,连一点边都看不到,你还有心情和我拌嘴?

赛余留:我!

风译:你什么你!这里可不是咱们灵都,我拜托你长点脑子好不好?想想怎么走出这鬼地方吧。

【脚步声】

赛余留:【低落】小混蛋,我们和铭哥哥失散了吗?

风译:你觉得呢?这里除了你和我,还能看到别人吗?

赛余留:【放眼望去,一望无际的白,心里空荡荡的害怕】……嗯~

风译:行了,我们先往前走走看,说不定,还能遇上他们呢。

赛余留:嗯。

【跑脚步声,以下半同步,交错读词】

赛余留:【大喊】铭哥哥……铭哥哥!!!!!

风译:【大喊】哥……你在吗?

赛余留:铭哥哥~~~我们在这里,你在哪里啊?!!!!

风译:哥……哥!!!!!【听下音乐吧】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【累的坐在雪地上】

赛余留:好累啊,这么大的雪,连路都看不清楚,还怎么找啊?

风译:找不到也得找,我可不想死在这里。

赛余留:可是我走不动了。【突然来脾气】你看看,这个地方除了一片白,还是一片白,【快哭了】连个鬼影子都没有,而且,我怎么感觉越来越冷了。

风译:你想死在这里吗?雪已经没过了我们的膝盖,只要停下一刻,我们就会被雪淹没的。

赛余留:【哭泣】我……我……!呜……!

风译:好了,我是怕你了,上来,我背着你走!

【脚步,鸟叫】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【转场,冥焚国,脚步声入,语速略快】(13:15)

风铭:【呼吸声】在这样漫无目的的走下去,就算不被火龙烧死,也会热死。

七音:我们不能停下来,火龙会追到我们,还有,潘神。

风铭:他是谁?

七音:一个邪恶的神,每隔半年他会娶一个新娘,新婚之后,他就会挖去新娘的心脏,来增加自己的邪术,然后把她们凝固在魔灵墓地。

风铭:那是个什么地方?

【音效:叮一声……】

地瓜:【冒出头】一个充满怨气的地方,特别可怕。

七音:我们必须加快脚步,穿过前面的魔法密林,说不定,能找到出口。

风铭:我带你离开,你帮我找到我想要的东西。

七音:是什么?【风铭突然拉着七音迅速奔跑的声音】啊……

地瓜:【呆萌躲进七音口袋】唔……!

【草丛中射出千万只箭的声音。】

七音:【中箭,受伤】呃……来不及了,在万象里,我所有的魔法都会消失,别管我,你先离开我死不了。

【瞬移声】

潘神:哼哼哼哼~一个凡人,居然在冥焚国不死?

【灵力声】

潘神:把他烧死。【火龙的叫声】

七音:不要!

风铭:你是谁?

潘神:你不用知道我是谁,因为,你没这个机会!

【火龙叫声,熊熊烈火】

风铭:【被火烧,痛苦】啊……啊……呃……

七音:【急速】你放过他,我跟你回去。

潘神:很聪明。呵呵呵呵~~~

【法术声,音乐淡出】

----------------------   BGM 2 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【冰霜岭,风译背着赛余留走了三天三夜,鸟声,脚步声就入】

赛余留:【身上开始结冰】小混蛋,我是不是……快要死了?

风译:【累,虚弱】别胡说。

赛余留:小混蛋,别在坚持了,不会有奇迹的……

风译:【坚定,但很虚弱】虽然我不相信这个世界会有上帝,可我相信我自己。

【鸟叫声】

赛余留:【出现幻觉,虚弱】铭哥哥……【微笑】我看到铭哥哥了……

风译:【虚脱,快站不稳了】你是不是冻糊涂了?

赛余留:【微笑】你看,出太阳了,雪,要融化了……

风译:【望向前方看不到的尽头,喘息声】……

【两人倒地,鸟叫声】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【转场,回忆十岁混响】

风译:你已经坐在这里三天了。【停顿】你怎么不说话?【停顿】你没有家吗?

赛余留:【望着他】我饿了……

风译:我刚买的包子,你吃吧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【转场,回忆16岁混响】

赛余留:风译说,你是他哥哥~。

风铭:嗯。

赛余留:谢谢你们收留我。

风铭:用不着客气,以后就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家。

赛余留:既然铭哥哥都这么说了,那,我就不客气了。【笑】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【鹰声入】

赛余留:【内心】风呼呼的刮着,卷起已结冰的雪,噼里啪啦的砸在我们脸上,身上。我以为,我会葬身在冰霜岭。当时的我,只看得到茫茫一片,无边无际,连天地也无法分清……

歌词:

我为你心动 ,为你感动
你的笑容像天边的彩虹
我说过永远 不是冲动
我会珍惜关于你的每一分钟
突然心动 ,有你不同
我的天空过滤掉了伤痛
我说过永远,当然管用
我让瞬间停在我心中……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【冥焚国,大火烧起读】(03:10)

风铭:【被大火烧成重伤,痛苦的呻吟】啊……呃~七音…七音……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【转场,回忆混响】

兰亭序:你是谁?

风铭:你能看到我?【轻笑】一本书,居然想要修炼成仙?

兰亭序:修不修炼是我的事,与你何干?

风铭:一个月,一个月之后,你就会死。

兰亭序:妖言惑众。

风铭:潘神会娶你,会挖了你的心脏,而我,会来收取你的魂魄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【转场声,回忆混响】

兰亭序:你在干什么?

风铭:打造石碑,等这块七音碑建好之日,就是你嫁潘神之时,我说过,我一定会来收取你的魂魄。

兰亭序:你究竟是什么人?

风铭:死神!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【转场声,回忆混响,刀刺声起】

兰亭序:【用刀一片一片削自己的肉】嗯……【在来一次】呃……

风铭:【立马接,打落刀】嗯~你在干什么!

兰亭序:我不嫁,他会烧死我。我嫁,他会挖了我的心脏,你会收取我的魂魄。我只有让自己灰飞烟灭。不然,你告诉我,我到底该怎么做!

风铭:我……!【深吸一口气,突兀的抱着兰亭序】

【摩擦声入】

风铭:【内心混响】作为一个死神,我第一次感到心痛和害怕。我将在不久之后,用长长的黑镰刀割取她的魂魄,我……似乎有些不舍……

【风铃声】

兰亭序:如果我死了,是不是就能被带到你的地方去?

风铭:这是潘神之眼,有了它,潘神就不能接近你,而你书中的记忆将全部开启。只是……

兰亭序:只是什么?

风铭:只是这东西在我消失的时候,你就会被它困住,而我,也会消失在你的记忆里。

【转场音,关混响】

风铭:【痛苦】兰亭……七音……原来,你,就是……【昏迷倒地】

【风铃声】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【冰霜岭,鸟叫三声】(06:02)

赛余留:【迷糊】风译……铭哥哥……

风译:醒了,都睡了一天了。

赛余留:我还活着?

风译:那当然,【看着信天翁】多亏了它。

【鸟叫声】

赛余留:它?难道它有灵性?

风译:我也说不上来,感觉很熟悉。【盯着她】呵~我好像很久,都没听到某人叫过我的名字了。

赛余留:你……!我饿了……

风译:纳~这家伙刚啄了半天,原来这底下还有鱼,是不是很不可思议?呵呵~

赛余留:【被鱼刺卡到】咳咳……

风译:我说你就不能慢点吗?等你吃饱了,我们就启程。

赛余留:启程?

【信天翁叫声一声】

风译:也不知道我哥怎么样了?得赶紧找到他们。【摸着信天翁】我相信,翁兄能带我们飞出这雪山……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【魔灵墓地,冒泡声,盯一声】(07:22)

地瓜:【冒出头】咦?好像安静了。小音,小音你醒醒……

七音:地瓜,你怎么还跟着我?趁潘神还没有来,你快走。

地瓜:【蹭蹭】小音不要丢下地瓜。

七音:地瓜,你听我最后一次,快离开这里。

地瓜:我不要!地瓜是不会离开小音的。

七音:这里很危险,我不能保证你的安全!

地瓜:【难过】地瓜就是不要跟小音分开嘛。小音,你不要赶地瓜走,地瓜会很听话的。

七音:你到底明不明白我在说什么?

【潘神突然出现,瞬移声】

潘神:它当然不会明白!一个精灵,是不会有人的思维的。

地瓜:【拿出呆萌勇气】你!你说什么?

【法术声】

地瓜:【吓】啊……唔!

【盯一声,躲进七音口袋】

七音:不要伤害她……

潘神:没人敢跟我这么说话。

七音:我会答应你的任何要求。

潘神:你有什么资格,和我谈条件?

七音:我会心甘情愿的嫁给你,但你要答应我,放了那个凡人。

潘神:用你自己,换个快死的精灵,和那个脆弱的凡人,值得吗?

七音:那是我的事!而你不过是想得到我的心甘情愿,我觉得很公平!

潘神:让我考虑一下……

七音:不行,他就快要死了!

潘神:【看着她】……

七音:求你……

潘神:这是你第一次求我,为了一个凡人?

七音:我不想他死。

潘神:不想他死?呵呵呵呵~那你就得死!你会忍受烫火的煎熬,冰雪的洗礼。让你褪去神的灵魂,留下凡人的心脏。来人,给她梳洗,准备婚礼。(读快了,你就等会吧)

【潘神手指戳入七音心脏,法术声】

七音:【被挖心脏,惨痛】嗯~呃~【爆炸声】啊!!!!

【冰块凝结声,立刻接下面转场】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【转场,回忆混响】

兰亭序:你会杀死我吗?会割去我的魂魄吗?

风铭:不会。

兰亭序:除了你,还会有别的死神吗?

风铭:会!我已经准备好了。

兰亭序:和他们决斗?

风铭:不,是杀死他们!

兰亭序:那,你弟弟风译呢?

【风铃声音效】

-------------------   BGM  3  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【魔灵墓地,鸟叫声,冰雕移动,鸟声,倒地】

赛余留:【摔倒在地】啊……【看着他】风译,我们终于走出了雪山。

风译:【抱头痛苦的挣扎,头疼剧烈袭来】呃~……嗯~……头……头好痛……啊!!!

赛余留:【害怕】风译,你怎么了?怎么会这样?究竟发生什么事了?你不要吓我……

【触摸机关】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【转场,画面回放一,以下带混响】

风译:【生气】为什么你还不动手?你根本不配做个死神。

风铭:【犹豫】我……

风译:你犹豫了?见鬼~,一个死神,居然会对一本书产生感情,哥,你是疯了吗?

风铭:从做死神的第一天开始,我从没违背过夜神派下来的任务。可是我不能杀她。

风译:【喜出望外的感觉】你看,她的魂魄正在慢慢游离……

风铭:【打断】住手!译,不要伤害她……

风译:哥,收完这个魂魄,我就可以成为真正的死神。我是不会放弃的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【转场,关混响】

赛余留:那是……铭哥哥?为什么兰亭姐姐会出现在画面里?

风译:【喃喃念叨】哥?还有我?这是怎么回事?

【触摸机关】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【画面回放二,以下带混响】

【转场,镰刀发光,刺入】

风译:【被镰刀割破喉咙】呃……!【虚弱】原来,在哥的心目中,我远远比不上一本书。

风铭:【抱着他,难过】译,我不能让你伤害她,任何人都不行!你放心,哥会来陪你,哥不会丢下你一个人。

风译:【虚弱】哥,我一直都想比你强大,我,好想跟哥一样,成为真正的死神。【微笑】哥,对不起……译要让你……失望了……

【灰飞烟灭,赶紧关混响,读下面】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赛余留:不,这不可能,这不会是真的……

风译:【不敢置信,喃喃】哥……为什么会杀了我?为什么?

【地焰冒泡声,瞬移声】

潘神:哼哼哼哼,知道吗?这里每一个冰雕的魂魄,都是被你和风铭割去的。

风译:谁?谁在说话?

潘神:我是潘神,只有我,才能让你真正的强大……

风译:【怒气】住口,住口!【痛苦,快要变幻成魔】啊~啊…

【注:风译痛苦的压抑声,一直压下面词,直到爆发,一定要发挥啊】

潘神:只有强大的神,才有资格主宰一切。

赛余留:【看着风译变幻】译,不要听他胡说!什么死神?什么潘神?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?

潘神:【接赛余留的词】爆发吧,释放你的力量,(赛余留入)你,将会主宰这一切!

赛余留:【痛苦,哭喊】译……不要……不!(没到法术就自由发挥)

【潘神使用法术,爆炸声】

赛余留:【爆炸声同入】啊!!!【吐血】噗……!

风译:【爆炸声同入,爆发混响】啊!!!!!!【雷声】我要成为强者,我,要主宰一切!!哈哈哈哈!!!

【电闪雷鸣,风云变色】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【风铃声入】(04:02)

七音:【内心混响】失去了心脏,我突然忆起以前的一切。可是风铭,我已经无法触及到你,眼前的你越来越模糊,而我的心,在那一刻化成了棉絮,柔软地不堪一击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【脚步四声】(04:39)

风铭:【身负重伤】我要见她!

潘神:真是个不怕死的家伙。

风铭:【重复,大声】我说,我要见她!我要见她!!

潘神:她?已经疯了…(风铭入)哼哼哼哼……

风铭:带我去见她……

潘神:你都想起来了。作为你死前最后的一份大礼,我带你去见她!

【瞬间移动】

风铭:【激动】七音,七音!【对潘神说】你把她怎么样了?

潘神:你不是都看见了吗?哼哼哼哼~没有了心脏,只能被冰封起来,才能保存着最完美的模样……她,已经变成了一个活死人。

风铭:你!告诉我,怎么样才能救他!

潘神:呵呵呵呵~是不是连做梦也想不到,你一直找寻的七音碑,和你苦苦相守了千年的兰亭序,居然会是同一个人?

【脚步声】

风铭:【摸着冰雕】你若不离,我便不弃,只要你懂,我便不伤。

潘神:而我也想不到,千年之后,你居然会重现于海市蜃楼。我亲爱的死神,你真是给了我一个天大的惊喜啊……哼哼哼哼~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【冰雕转动声】(06:26)

七音:【内心】我第一眼望到的是风铭那噙满泪水的眼睛。不管我们多么的努力,就如同被下了诅咒,只能在各自的世界里,任时光消耗殆尽。一声尖锐的悲鸣声,划过这魔灵墓地的天空,我突然,听到了呼喊我名字的声音……

【鸟叫,火龙声】

风铭:【痛心】七音,我想起来了,我都想起来了。我一定会救你。【撞击冰雕声】

风铭:【压下面词,直到听见打雷声】嗯~~嗯~~呃~~

【撞冰雕三声,潘神入】

潘神:就算你撞的头破血流,粉身碎骨也无济于事。(七音入)除非你身体里的血流尽,和冰雕融合。她,才会苏醒……

七音:【内心】风铭,不要!你会死的!停下来,快停下来!!

潘神:好戏,就快开始了……

【雷声,法术声】

风译:【一手掐住风铭的脖子】嗯~!

风铭:【脖子被风译掐住,沉重的喘气声】啊……!风译,你干什么?!

七音:【内心,和风铭同入】啊~风译,你干什么?!!

风译:不是很能打吗?哥,你我同为死神,现在,你应该为我骄傲吧?

【赛余留跑来的脚步声入】

赛余留:【大哭】风译,不要!他可是你的亲哥哥!

风译:【推她】滚开!

【倒地声】

赛余留:啊!不要做让自己后悔的事!

风译:你给我闭嘴!在吵我就先杀了你!

风铭:【被掐住喉咙】呃~~~~!

风译:【转头看向风铭】我一直有一个愿望,成为天下最强大的死神,【恨】可就是因为有你的存在,让我的梦想,希望,统统破灭,都是因为你!(用力掐住)

风铭:【痛苦】啊……!风译~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?

风译:【邪恶】我当然知道,只有强者才能统治这个世界!【手里幻化出黑镰刀音效】哥~记得这黑镰刀吗?它可是会让死神,彻底的灰飞烟灭!

赛余留:【哭喊】不要!!!!风译!你清醒一点,你已经走火入魔了!!

风译:【嘴角勾起一抹笑】哥,再见了!呀!!!!!!!!

风铭:【被黑镰刀割破喉咙】呃!!!【血溅到冰雕上,染红了一片】

赛余留:【撕心裂肺的喊】铭哥哥!!!!【倾盆大雨,哭泣】不要!!!!不要!!!!!!!

【摔倒在地】

赛余留:啊……!!!!【哭泣的声音】铭哥哥,铭哥哥…!!!

【瞬移声】

潘神:你比我想象的要厉害多了!恭喜你,大获全胜!

风译:【恨意看着他】你也得死!

潘神:你说什么?

风译:我说,你,也得死!(潘神接词)

【刀光剑影,火龙叫声】

潘神:【压上面音效】这天下,没有人能杀死我。

风译:是吗?这个很简单!呀!!~

【火龙惨死】

潘神:你……不可能……不可能!

风译:哼~天下没有人能杀你,可你用自己的血炼就了火龙,只要它死,你就会灰飞烟灭……

【爆炸声】

潘神:【死】啊!!!!!!!

风译:哈哈哈哈~在你把‘恨灵’输入到我体内时,我就已经知道了……

【冰裂声】

赛余留:【哭泣】铭哥哥……铭哥哥……【哭】

【脚步四声】

风译:【嘴角勾起一丝微笑】轮到你了……

【法术声】

风译:我要你的心!

【刨土三声】

赛余留:嗯……嗯……嗯~

风译:【纳木】你……你干什么?

赛余留:这里没有棺材,我就给自己挖一个坑。

风译:【不明】挖一个坑?

赛余留:我杀不了你,可我总有活埋自己的权利吧!

风译:你!……

【雷声入】

赛余留:【内心,悲伤】风译,我想赌这最后一次,赌你,会不会让我死。

风译:【头疼,颤抖】你想死?我不会让你得逞的。【头痛,压下面词呃~~呃……嗯~~~

【脚步声,站在泥坑边缘】

赛余留:呵~【流泪,难过悲伤,慢】你知道吗?这阵子,我经常会做一个奇怪的梦,梦里面,一个黑影从我身后忽闪而过,他用长长的黑镰刀,抵着我的心,逼问我爱不爱他。我如实回答,他就会夺走我的一切。我若撒谎,他便挖了我的心脏……

风译:【头疼厉害】呃~嗯~啊……【颤抖声音压下面词】

赛余留:【闭眼,躺在坑里音效】我握住他拿着黑镰刀的手,对准我心脏的位置,用力的刺了进去……

风译:【颤抖】我……只想要一个心脏……呃~~~啊~~~

【冰裂声,雷声】

赛余留:呵呵~是不是很可笑呢?那个梦境,就像现在一样。风译,我最终还是输了……

风译:【颤抖,语无伦次】风译?风译是谁?你又是谁?不是真的,这些都不是真的!!【笑声压下面的词】呵呵哈哈哈哈~~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【冰裂声,爆炸声,盯一声】(12:41)

地瓜:【抖了抖】唔~~好,好冷啊~

七音:不好,大雨冲刷泥土,活埋了余留!

地瓜:【呆萌】啊?~小音,小音不要去!!

七音:地瓜,留在这儿等我。风译已经六亲不认,我要去救余留!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【闪片段,十岁,开混响】

赛余留:【望着他】我饿了……

风译:我刚买的包子,你吃吧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【闪片段,18岁,开混响】

赛余留:【生气】小混蛋,上次偷四羊方尊的时候,要不是本大小姐帮忙,你早就挂了,居然还敢说风凉话。

风译:【发怒】我说过多少次不要叫我小混蛋,要不是你触动了机关,我怎么会有事?瘟神!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【闪片段,开混响】

赛余留:【虚弱】译……

风译:【微虚】呵~我好像很久都没听到你叫过我的名字了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【闪片段,开混响】

赛余留:【虚弱】放我下来吧,别在坚持了,不会出现奇迹的……

风译:【累,坚定】虽然我不相信这个世界会有上帝,可我相信我自己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【闪片段】

赛余留:【混响,憎恨】你杀了我,你杀了我!!!为什么要这么做?!我们经历了那么多生死,可你却想要杀尽天下人,我没有你这个朋友,我没有你这个朋友,没有你这个朋友!!!!!!!

风译:【疯癫感】我……是谁?我是谁?……呵呵~哈哈哈哈~我究竟是谁?!!哈哈哈哈哈~哈哈哈~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【现实,鸟叫声,脚步声就入,以下的词(七音和风铭同步)】

【注:风译接七音的词】(14:28)

七音:你连你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谁吗?

风铭:【混响】(你亲手杀了我,杀了余留。)

风译:啊~你知道我是谁?你知道我是谁对不对?

七音:我不知道,知道你是谁的人,已经死了。

风铭:【混响】(你是我弟弟风译,可你,太让我失望了……)

风译:【恨】既然你不知道我是谁,那我就杀了你!

七音:你已经杀了这个世界上,最爱你的两个人。

风铭:【混响】(不要执迷不悟了,清醒过来吧。)

风译:不,我没有,我没有!!!【捂住头,痛苦】啊…你到底是谁?呃…!

七音:我不会杀你,但你将终身为自己的过错,而痛苦一生……

风铭:【混响】(我不会杀你,但你将终身为自己的过错,而痛苦一生……)

【法术声】

风译:【被法术冻结】啊~~啊……!!!

【冰霜冻结,雷声】

赛余留:【内心悲伤】小混蛋,我叫余留,是余留在你心里的小希望啊……

【鹰叫】

风铭:【温柔】你若不离,我便不弃,只要你懂,我便不伤。

七音:【温柔】铭,我会带着你的信念,你的爱,一直走下去。

【盯一声】

地瓜:【开心】小音,还有我还有我……地瓜会一直陪着小音的!呵呵~呵呵呵呵~~~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【结束语】:呃,结局是风译疯了,风铭死了,但因为风铭的血和冰雕融合之后,灵也跟七音合二为一了。所以,救了七音和地瓜。嗯,至于赛余留嘛,就是个谜,那么就让她成为一个谜吧。最后恭喜大家,终于杀青了。

序梦:岛岛,以后我来当你的眼睛,带你穿越那拥挤的人潮。

岛屿:梦梦,别傻了好吗?我有眼睛…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