摘要:悬疑氛围+爱情主题+电影场景=神奇的效果 ..BGM和音效已合成,不需要两个播放器。 【BGM下载地址:http://pan.bai*du.com/share/home?uk=2468492523&view=share#category/type=0 (网址中的*号去掉不要,因为不允许出现网盘地址。。望天。)或者,请到频道81567152,复制公告。多谢了。】

创作类型:
转载
原作者:
声演剧团
作品来源:
http://www.aipiaxi.com/Index/post/id/1777
角色:男:
(1)
角色:女:
(1)
男角色姓名:
范若简
女角色姓名:
女主:吕妙心,女配:秦至(与女主无对话,女主可兼)。
背景音乐(BGM):
BGM请使用复制内容简介功能,或者移步频道81567152,复制大顶公告。
BGM下载地址:
http://pan.baidu.com/share/home?uk=2468492523&view=share#category/type=0
声音文件OST:

缠绵往事

 


点击所有橘黄色字符均可传送

晋江贴: O网页链接

出品:声演剧团@声演剧团


制作组:


策导:遥远【声演剧团】@遥远叔叔-
编剧:麦子麦子【自由人】
监制:赵羞涩【星之声】@Zmy赵羞涩
手绘PS:子集【声演剧团】@子集真子集
PV:琦玉【声演剧团】@住在Z市的琦玉
剧后:东临【自由人】@东风撩人
代码:话梅画眉【栀子于归】@木易言十
群宣:萌生【自由人】@CV萌生


配音组:
[主角]
范若简:赵羞涩【星之声】@Zmy赵羞涩
吕妙心:七濑薰【自由人】@犀利的小七
秦至: 萋萋【剪刀剧团】@萋萋女王

[配角]
报幕:龙吟【星之声】@龙吟叔
女医生:张黛玉【声演剧团】@馒头也超级好吃
修车工:遥远【声演剧团】@遥远叔叔-
保险员:归宁儿【声演剧团】@归宁儿_
男医生:醉瞳【声演剧团】@__________瞳虎


链接:

M站:O全一期原创现代悬疑言情广播剧《缠绵往事》
B站:O网页链接
荔枝:K全一期原创现代悬疑言情广播剧《缠绵往事》
喜马:O网页链接
度盘:O网页链接  密码:6os2


ED组:

《缠绵往事》

原曲:《The Rains of Castamere》
原唱:The  National
编曲:Ramin Djawadi
歌策:遥远【声演剧团】@遥远叔叔-
翻唱/和声/歌后:诚夕【声演剧团】

ED在线:K缠绵往事


PIA戏版:

原创故事/原创剧本/音乐剪辑/BGM后期

BY 麦子麦子

【谢绝任何形式的转载和BGM再利用】

送给教父

 

文案: 真爱就像鬼,相信的人多,而,见过的人少。

 


女主:吕妙心 

男主:范若简

女配:秦至(与女主无对话,女主可兼)。

龙套:女医生(第2场),男修车工,(第6场)保险员 医生(第6场,男女均可,和女主有对话。为了男CV感情的连贯,如果有两个女cv的话,请秦至兼这两个角色)


 

 

【提示:本剧BGM已经合成了音效和音乐,所以声音会比其他的BGM小很多,如果想要电影场景的效果,请将BGM放的大些,再大些吧】

【麦子BGM-1】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【开门声,关门声,男人脚步走近,站住】

秦至:是范先生吗?您请坐。

范若简:你好。

【脚步声,坐在椅子声】

秦至(正式,缓慢):我今天的预约已经满了,但我的秘书告诉我,您今天一定要见我。

范若简(低沉):是的。

秦至:那么,您愿意告诉我原因吗?

范若简(低沉):我听说,你能通灵,我要你帮我。

秦至(轻笑):我想,您一定是听错了,我只是个普通的心理医生而已啊。您喝水吗?

【冰块,倒水,水杯放在桌面上】

秦至:喝杯冰水吧。

范若简:帮我见个人,价钱你来开。

秦至:对不起,我再说一次,范先生,我只是个心理医生。您的要求,我帮不了.....

范若简(打断):一百万。我的全部积蓄。只要你让我见她。

秦至(一字一句):我,不相信鬼神。(关切)哎....您出汗了,今晚真是热啊,(距离稍远)我把窗户开开,您稍等.....

【脚步声,打开窗户,外面的风声传来,窗帘被吹动,等窗帘声消失,入念白】

范若简(呼吸沉重):她来了。

秦至:什么?

范若简(低沉):让我见她。

秦至:她是谁?

范若简(激动,焦急):你别管!我知道她就在这里,可我看不到她,只要让我见她,钱全部归你。

秦至(非常缓慢):这屋子里,除了你,只有我啊。

【突然,凄厉的猫叫声,三声】

秦至(恍然而领):哦。您刚才听到的声音,大概是我的猫吧?不如,我们来换个话题。我喜欢用名字称呼我的患者,这样显得没那么疏远,介意我叫你若简吗?

范若简(斩钉截铁):介意!

秦至(轻笑):原因呢?

范若简:我不喜欢。

秦至(沉声,凝重):只是,不喜欢而已吗?

范若简(呼吸沉重):那......你以为呢?

秦至(思考):恩.....我认为嘛.........

【拿起杯子,范若简紧张地大口喝水,喝完将被子放在桌子上的声音】

秦至:今晚真热,夏天就快到了吧。(平缓)我认为,不喜欢有很多种原因。有人不喜欢,是因为害怕亲近,有些人不喜欢,是因为这会让他们想起一个人。(随意)你还要水吗? (缓慢)若简?

【倒水的声音】

范若简(愤怒):够了!我说过我不喜欢!

秦至(平淡自若):别生气啊。若简,是谁这样叫你呢?

范若简:我说够了!

秦至(给对方压迫感,缓慢):若简,想一想,是谁这样叫你的!想一想........

吕妙心(混响,稍远处,真挚):若简,我爱你....

范若简(恐慌,打断,真挚):没有谁!

吕妙心(混响,稍远处):若简,我会爱你一辈子。

范若简:(浓重的喘息声)

秦至:是你的妻子。

范若简:(浓重的喘息,低沉):闭嘴。

秦至:看来我猜对了。(重音)若简。

范若简(吼):我说闭嘴!(愤怒)我要走了。

秦至(平静礼貌):是吗?范先生,别忘记拿走您的东西。

范若简:好!

秦至:别忘记您的外套.....和,外套口袋里的东西。

范若简(不可置信):你说什么?

秦至(平静,缓慢):您的外套口袋里,是安眠药吧,有整整一瓶呢。

范若简:你.....你怎么知道?

秦至(坚定):您不先坐下吗?

范若简(努力平复自己):好!

秦至(冷静缓慢):答案其实很简单,刚才您的口袋敞开着,从我的位置,刚好能看到里面的东西,而恰巧,这东西我非常熟悉。

范若简:......

秦至:那么,下面该轮到我问问题了。您....今晚想要吃下这些药吗?

范若简:这和你无关。

秦至:我是名医生,而今晚,您是我的病人,所以这当然和我有关。

范若简:那就帮我见到她。

秦至(郑重):我说过,我不会通灵,但作为一个经验丰富的医生,我一样可以帮你。

范若简:怎么帮?

秦至:告诉我她是谁。

范若简(艰难):她.....

秦至:告诉我,你和她之间的故事。

范若简:我....

秦至(真诚):让我帮你,好吗?这,不就是你来见我的目的吗?

范若简(非常艰难的开口,口气悲伤):她......她是我妻子.

秦至(鼓励):继续。

范若简:....她死了......

秦至:是怎么死的?

范若简:她,她死于车祸。半年前。

秦至:那么,告诉我,关于她的一切吧。

范若简(黯淡):这会是个,很长的故事。

秦至:没关系,正好,我有一整晚的时间。

 

【麦子BGM-2】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【夜晚音效,风声】

范若简(哀伤,缓慢):她叫吕妙心,是一名大提琴手。在我见到她之前,我从来不相信,这世界上,还有一见钟情这回事。

范若简(哀伤,缓慢叙述):我在一个小型音乐会遇到她,那天,我恰巧坐在第一排,(好像回到了当时)我就坐在那里,痴痴地看着她的手指灵巧地在琴弦上移动,阳光洒在她跳动的卷发上,我离她那样的近,近的,都能闻见,她发间飘散的玫瑰香。

【音乐渐大,女子脚步声】

范若简(混响):散场的时候,我吃惊的发现,她走到了我的面前。

【等大提琴声起,立刻入念白,不用混响】

吕妙心(优雅):你一直在看我。

范若简(局促):我,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你。

吕妙心(笑意):这是一个很老套的借口,你知道吗?

范若简(局促,紧张):我,我知道。

吕妙心(笑):如果我再给你一次机会,你会说的好些吗?

范若简(老实):这....你....你很美,就好像,恩...你的琴声。

吕妙心:(愉快的笑),这次表现不错。

范若简:(混响)我们结婚三年,生活一直很平静安稳。我以为,我和她,会一直过着这样的日子,会过一辈子。可是去年,我的公司倒闭,渐渐的,我发现她变了,(悲伤)也许,是我们都变了.......

【电视内传来:受美国和欧洲经济不景气,以及宏观调控导致的资金供给紧张影响,几个月来,珠三角的企业,倒闭现象蔓延.】

【cv提示:关掉混响】

范若简:车子怎么样了?

吕妙心(虚弱):恩,已经修好了。

范若简(失望):刚才车行的人打了电话。

吕妙心(疲倦,失神):....什么?

范若简:他们说你没去,要不要再约个时间。

吕妙心(略紧张):我今天头痛。去买了些药。

范若简(不怒反笑):头痛,这个借口,你用了有一段日子了。

【以下对话,两人的声音,逐渐降低到消失】

吕妙心(无力,低声):一有时间,我会去的。

范若简(悲伤):那么,一整天,你去了哪里?

吕妙心(努力解释):我去医院了。

范若简(提高声线):说谎!你别以为我会信(被打断).........

吕妙心(打断,请求):若简,不要这样,我不想和你吵架。

 

【开门声,进门声,脚步声,脚步停止】

吕妙心(温柔):是新川路100号对吗?你等我半个小时,好不好?

范若简(询问):你在和谁打电话?

吕妙心:.....

【电话被挂断的声音】

范若简(阴沉):为什么挂掉了?

吕妙心:事情已经说完了。

范若简(黯淡):他到底是谁?

吕妙心(略沉吟):是....保险公司的人。

范若简:保险公司!现在你还在骗我。是吗?

【拨打电话的声音,电话那头传来接通的声音,男人:喂】

范若简(愤怒):听着,我告诉你,她是我老婆!我老婆!

【电话被吕妙心按掉】

吕妙心(抢过电话):若简,你今天喝酒了吗?你疯什么?

范若简(愤怒):我疯什么?!我告诉你,从你不爱我的那一天,我早就该疯了。

【纸张被抓起的声音】

范若简:新川路100号.....这就是你们约会的地址是吗?

吕妙心(争抢):你在说什么你自己知道吗?

范若简:(笑),不如,我和你一起去见见他。

【纷杂的脚步声下楼梯,听见脚步声立刻入念白】

吕妙心(拉住对方):别去,若简,你要干什么?

范若简(甩开):怕了吗?怕我去跟他当面对峙吗?怕我发现你的外遇是谁了吗?

【钥匙打开车门,开车门,关车门】

吕妙心(从远处,特别焦急):若简,你先下来,我们有话回家好好说。

范若简:怕了,就上来啊。

【车子发动,开动的声音】

吕妙心(焦急):等等。

【吕妙心打开车门,进入车内】

吕妙心(焦急的恳求):若简,我求你,快下车,这车还没修好,不能开啊。

范若简(痛苦,悲哀):我欠债又怎么样?房子和车我不都没动吗?才半年多而已,你就等不及离开我?!

吕妙心(请求):我从没这样想过,我们回家说好不好?

范若简:家,我们他妈的还有家吗?

吕妙心:若简,我是爱你的。

范若简(提高声调):就用这样的方式吗?你的借口,你的冷淡,你的谎话.....(被打断)

吕妙心(恳求):不是这样的,你听我说。

范若简(愤怒,快速):说什么!你的话我一句也不想听!

【车子忽然加速,不受控制的声音】

吕妙心(快速):减速,你的速度太快了。

范若简:(惊慌的沉重的呼吸声)

吕妙心(惊恐):快减速。

范若简(惊慌):我减不下来,刹车,刹车不好用了。

范若简:握住方向盘。

吕妙心:(急促,害怕的呼吸,稍远)

范若简(稍远):啊.(大声呼吸)

【尖叫声,车子巨大的冲撞声,第二次冲撞声,车门打开声】

范若简(虚弱,害怕,喘息):老婆,老婆你怎么样?

吕妙心(濒死):血......我......

范若简(惊恐):老婆,你等着,我去叫人。

吕妙心(濒死):别.....别走.....听我.......

范若简(从远处大喊):撑住,我这就去叫人,撑住!

【救护车的呼啸声】

【以下对话,抢后面几个字,紧凑】

女医生(大声):快,再快一点。

范若简(惊恐,喘息):老婆,撑住,你别吓我。

女医生(大声):不行了,病人血压降下去了。

范若简(惊恐):老婆,你看我一眼........!

女医生(大声,冷静)心跳也没了。注射肾上腺素,家属快让开。

范若简((痛苦哭泣):不.....不要......不要.......不要.......(撕心裂肺)老婆!(哭)

 

【麦子BGM-3】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【风声,夜晚音效,风吹动窗帘的音效,等窗帘声停止入念白】

范若简(悲痛,哽咽):是我害死了她,是我。

秦至(同情):这是一场意外。

范若简(激动):不是!一切都是我造成的,那一切本来不应该发生,也不会发生。

秦至:范先生,范先生,你别激动。

范若简(呼吸努力平复自己,悲痛):如果那天死的人是我,该有多好。离开了我,她可以重新去过快乐的生活。

秦至:事情已经过去了。

范若简(打断):事情不会过去!帮我见到她,我求求你。

秦至:范先生,我说过.....(被打断)

范若简(低声打断):听到了吗?

秦至:你说什么?

范若简:大提琴声,就像这样,你听.....(停顿几秒,侧耳倾听,然后跟随音乐低声哼唱)。听到了吗?(哽咽)这是她最爱的一首曲子。

秦至(略犹豫):我....我什么都听不到。

范若简:我知道,她就在这里。

范若简:没人相信我,他们都说我疯了。我知道,我没有。她来的时候,我就能听到音乐声。那琴声告诉我,她很伤心,也很委屈。我一直在等她来见我,可是她从来没有......(哽咽).她.....一定.....很恨我。

秦至:我相信你的话。

范若简(嘶哑):知道我为什么活到现在吗?因为,我是她唯一的亲人,如果她有什么未尽的心愿,我死了,谁还能帮她完成呢?

秦至:范先生.....

范若简(嘶哑):可我等不下去了,我熬不住。(哭腔)这等待,太长,太难,也太痛苦了。我.....真的,等不下去了。

秦至:(等待范若简完全说完,沉吟)范先生,恩......你听说过,中枢深度催眠吗?

范若简(激动):你答应了!

秦至:请先听我说完。(郑重)深度催眠,不同于普通的催眠术,它通过激活中枢神经元,能让人进入回忆,甚至能够帮助被催眠者看到以前的事情。

范若简:就像,回到过去吗?

秦至:某种程度上,是的。(郑重)可是,我却极少这样做,你知道为什么吗?

范若简:我不在乎。

秦至:因为很危险......(被打断)

范若简(打断):我愿意。

秦至(继续说完):甚至一个不慎,就可能让被催眠者(被打断)无法醒过来。

范若简(一字一句):只要能再见她一面,我.....愿意....为这个机会,去死。

 

 

【麦子BGM-4】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【诡异风声】

秦至(郑重):你真的要这样做吗?

范若简:是的。

秦至(郑重):我再说一次,开始后,无论你看到什么,都要听我的指令,一旦失去控制,会极度危险,任何人都无法更改。

范若简:我知道。

秦至:那好,合上你的眼睛...........(缓慢)仔细感受,这个房间的一切....你听到什么?

【听到时钟的钟摆声,就入念白】

范若简:风声....钟摆声。

秦至(缓慢,控制感):做的很好,现在,我要你,听着我的声音,和我一起数.....

【开始数数,配合音乐重音的节奏】

秦至:1...2.....3....4....5.....

【和秦至开始一起数】

范若简:1...2.....3....4...5....6.....7......8.....9.....10....

【音乐渐渐消失,门被被风吹动的开合声,三声】

秦至:你眼前是什么?

范若简:一扇门。

秦至:走过去,将房门打开。

【房门被很缓慢的打开,音乐开始】

秦至(混响):你在哪里?

范若简(冷):好冷啊,周围很黑.....我什么都看不见

秦至(混响,坚定):别用你的眼睛,用你的心。

范若简(冷):好像,是....一片森林....我看不清楚。

秦至(混响):不要怕,向前走.....

范若简:好....

【奇怪的鸟叫,踉跄的脚步声,听见脚步声立即开始】

范若简:光!前面....前面有光....我的脚下,是一条路。

秦至(混响,快速,坚定):我要你,朝光亮走过去!

【开车门声,汽车发动声音】

范若简(紧张):那光亮,好像是一辆车。我看到一辆车从远处开了过来。

秦至(混响):你还看见了什么?

范若简:那车越来越快.....越来越快......(惊恐)那是.....那是我的车......开过来了。

秦至(混响,命令):别走了,站在这里。

【从远处传来,车子碰撞声,车门打开声,范若简:老婆,撑住,我这就去叫人,撑住!】

范若简:(强烈的,惊恐的呼吸声)

秦至(制止):不能过去。

范若简:(强烈的,惊恐的呼吸声):我老婆还在车里,她在车里.....她在....(被打断)

秦至(混响,快速):那只是你的过去。(大喊)停下!

范若简(犹豫):我的.....过去。

秦至(混响,坚定):不要看,无论你听见什么,我要你跑过去!什么,都不要看。听到了吗?

范若简:(强烈的,惊恐的呼吸声)

【远处传来范若简:不要...不要....】

秦至(混响,命令):跑!

【脚步声响起】

范若简:(配合脚步声的跑步喘息)

秦至(混响,命令):跑!.....快跑!....(大喊,坚定).跑!..............快跑啊!

范若简:(配合脚步声的不均匀的喘息,直到大提琴声响起)

【大提琴声响起】

范若简(不可置信):这是....这是我的家。

秦至(混响,温柔):是啊。你到家了。

范若简(不可置信):是她.....是她在拉大提琴吗?

秦至(混响,鼓励):为什么,你不进去看看呢?

 

 

【麦子BGM-5】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【大提琴声,脚步声,房门打开,脚步声,关门声】

范若简:老婆!(压抑的激动).....是你吗?

【缓慢,轻柔的脚步声,脚步声停止,范若简跪下,抱住拉琴的吕妙心声】

范若简(哭泣):对不起。对不起

【音乐声停止,风铃声响起,立刻入念白】

吕妙心(混响,亲切,天使般):你回家了。我一直,在等你。

范若简:(压抑的低声哭泣):我终于见到你了,老婆,对不起。

吕妙心(混响,亲切,爱意):你还爱我吗?

范若简(低声):我不配,我......不配说爱你(哽咽声)。

吕妙心(混响,轻声,穿插在对方的话中):嘘......嘘.......嘘

吕妙心(混响):若简,还记得这首曲子叫什么吗?

范若简:记得。叫缠绵往事。

吕妙心(混响,温柔,宁静):是啊,缠绵往事。这是我最喜欢的曲子。每次拉,都会想起我们初次见面的情景。你不知道吧,那次的表演,我弹错了三个音,就因为有双清朗俊美的眼睛,一直盯着我看。(爱怜,亲人般)若简,抬起头好吗?(停顿一秒,温柔)是,你的目光,就像现在,这样呆呆的看着我。仿佛,整个舞台,甚至整个大厅,就只有我一个人。(微笑)我是个害羞的人,可我鼓足勇气走了过去,因为你的眼神,像一种人。

范若简:我像什么人?

吕妙心:(混响,微笑,宠溺)像小孩子。目光里带着些盼望,又有点哀伤,让人心里发软,恨不得什么都依着你。(轻声)怕你不高兴,连该做的都忘记了,都抛开了。

范若简:老婆......我想你.....

吕妙心(混响):我把自己的电话留给你。我以前从来没这样过。在见到你之前,我从来不相信,这世界上,原来还有一见钟情这回事。

范若简(声音颤抖):我记得,这一切,我都记得。

吕妙心(混响):嫁给你,我从没犹豫过,也,从没后悔过。若简,你待我真好。(略哽咽)有演出的时候,无论多晚,你总是在音乐厅前等我。回到家,我们俩.......

范若简(低泣):手拉着手,在灯下,喝完我煲的粥。

吕妙心:是啊....虽然你会忘记自己的生日,但你记得我的每个纪念日。(低泣)父母走的时候,你整夜整夜的拉着我的手,连睡熟了都不肯撒开..........若简,你还爱我吗?

范若简):我爱你。我会永远爱你。

吕妙心(混响):我.....也是一样的。

范若简:那么,让我跟你走吧。

吕妙心(混响):,若简?

范若简(痛苦):一切都是我的错,都是我的错。让我去陪你好吗?让我陪你.......我受不了了.....

吕妙心(混响):不是的,若简。(缓慢)我要你,仔细听我说。

 

【麦子BGM-6】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吕妙心(混响,叙述):那天,我在练琴房晕过去了,后来,头疼的厉害,便去了医院。医生对我说........

男/女医生(犹豫):你家属在外面吗?

吕妙心:您直接告诉我就好了。

男/女医生(略犹豫):这.....你做好心理准备。你得的是恶性脑肿瘤。

吕妙心:你说.....什么?

吕妙心(混响):我不记得怎么从医院回到家的。我就坐在沙发上,想着医生的话,(被医生的话插入)他说........

男/女医生(插入女主角后半句):乐观的话,你还有三个月。

吕妙心(混响,哀伤):三个月.....我只剩下三个月了。

男/女医生(插入女主角后半句):可以不住院,要定时回来拿药,可以止痛。

吕妙心(混响,颤抖):你一直在照顾我,可如果我死了。谁又能来照顾你呢?

范若简:老婆,你回来了,医生怎么说?

吕妙心(语音略颤抖):医生说.........我很好。(笑)我......没事。

 

吕妙心(混响):我的头疼的越来越厉害,所以我白天尽量的离开家,我其实并没走远,就在家附近的小公园,一坐就是一天。我在等一个机会,一个能告诉你一切的机会,可没想到.....

男修车工:小姐,您这车今天修不完,这样吧,我给你约明天吧。

吕妙心:明天.....恩,好。

男修车工:问题可真不少。这车啊,您最近最好别开了。

吕妙心:怎么了?

男修车工:别的毛病就算了,你看这刹车,随时都可能失灵,要是速度一上去,人命关天呢。

吕妙心(沉吟):我的.....刹车......

吕妙心(混响,哀伤):第二天,你问我去修车了吗?我说了谎。若简,你那样爱我。如果我的死是必然的,我不想,让你看到我的苦痛折磨,我不想,让你看到我日益憔悴,我不可以,在你面前一天天的死去。(坚定)我.......做了一个决定。

男/女保险员:吕妙心小姐,这份保单是一年前的,您今年还要继续投保吗?

吕妙心:要,今年我想增加保额。

男/女保险员:那太好了,我们公司有各种产品,您看看......

吕妙心(打断,坚定):我想要......意外赔偿额度最高的那一种。

 

吕妙心(混响,缓慢):我决定瞒着所有人,让意外出现的更自然。我甚至开始,给自己注射吗啡开始上班,只是,我的手抖的越来越厉害,再也不能拉琴。我知道,这是一个信号,它在告诉我,我的时间不多了。(爱意,哀伤)可我舍不得你啊若简。如果不是我贪恋这最后的,和你相处的日子,那天的车祸就不会发生。

范若简(虚弱,害怕,喘息):老婆,老婆你怎么样?

吕妙心(濒死):血......我......

范若简(惊恐):老婆,你等着,我去叫人。

吕妙心(濒死):别.....别走.....听我.......

范若简(从远处大喊):撑住,我这就去叫人,撑住!

吕妙心(濒死,笑意):.若简...............幸好............幸好你............没事......若简......好好的活下去.......我.......爱......你..........

【等待几秒再继续】

吕妙心(混响,正常语调,爱意):若简,这就是我要告诉你的全部。我已经停留了太久,那片温柔的白光,一直在召唤我。我必须要走了。带着我的爱。若简,请你,好好的活下去。过完这一生。

【让bgm响十秒钟再关闭】

 

【麦子BGM-7】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【音乐起,钟摆的声音越来越大,猫叫声】

 

秦至(混响,声音从很远处传来,越来越近,越来越近):范若简.....范若简......范若简......范若简。

范若简(如同在梦魇):别走......(喘息)别走,老婆,我求你别走。

秦至(混响,坚定缓慢):我知道你能听到我。现在,是要结束的时候了。仔细听着这钟摆声,和我一起数。(非常缓慢,有力)五,四,三,二,一

范若简:(惊醒后的沉重喘息声):啊.........这是........

秦至:范若简.....你醒了!你怎么样?

【整点的钟声,三声】

秦至:时间到了,你还好吗?

范若简:我看到了她,我看到了一切,所有的一切........

秦至(安慰):是的。我知道....我知道。

范若简:她是爱我的,她爱我,一直就如同我爱她一样。原来她一直想告诉我的事......就是........(哭中带笑)她是.....她是爱我的。

秦至(安慰):我不打扰你了,你在这里好好休息。

范若简:哭声笑声越来越远,逐渐消失........

 

【女子缓慢走路的声音,开门声,女子走路的声音停下】

秦至:你要我帮你做的,现在,都已经做完了。

(停顿几秒钟,好像在听无声的回答)

秦至(好像在对话):是啊,我也相信,他会好好的活下去的。

(停顿几秒钟,好像在听无声的回答)

秦至(略犹豫):可你并没有得绝症。你要我帮你骗他.....你.....就真的一点都不怨恨他吗?

(停顿几秒钟,好像在听无声的回答)

秦至(缓慢,略哽咽):我以前....我以前总是不相信爱情,现在,我信了。谢谢你。

(停顿几秒钟,好像在听无声的回答)

秦至:知道了。现在就要走了吗?.....我不能再见你了吗?

(停顿几秒钟,好像在听无声的回答)

【音乐声变大】

秦至:好。(不舍)那么,再见。

吕妙心(混响,美丽的):谢谢......谢谢你。

【结尾音乐声起,持续时间一分钟左右,拉大BGM】

 

THE END

 

感谢教父。

 

后记:缠绵往事原曲: The rains of castamere BY Tina Guo 。 剧中男子干音 BY 教父

 

灵感来自十三月。这个本里,标注和没有标注的音效,有近一百五十个。我已经竭尽所能了,希望能够呈现出效果。感谢PIA完这个本,看完这段话的CV。你们的收藏和点赞都是我的动力。谢谢大家。